艺兴网 艺术展览 在线交易 名家推荐 艺术拍卖 艺术投资 艺术包装

现存仅见唯一署明永乐年佛画将现春拍

2017-05-06 16:11:33   来源:艺兴网  
    中国佛教文物艺术品近年来成为藏家们竞相追捧的闪亮巨星,2014年香港佳士得秋拍一幅明永乐《红阎摩敌刺绣唐卡》就以3.48亿港元拍出,成为中国艺术品全球最高价。而今年最令藏家期待能再创新高价的直指澳门中濠典藏五月春拍的扛鼎之作,署有“大明永乐年施”的《三世佛六菩萨》佛画像。撇开难以估量的商业价值,此画像现世后旋即引起中国各大研究佛学领域的专家学者高度重视。
永乐御制《三世佛六菩萨宝相》:朱橚(su?)小楷《妙法莲花经·法师品》永乐御制《三世佛六菩萨宝相》:朱橚(su?)小楷《妙法莲花经·法师品》
永乐御制红阎摩敌刺绣唐卡,3.48亿港元 2014年,香港佳士得秋拍永乐御制红阎摩敌刺绣唐卡,3.48亿港元 2014年,香港佳士得秋拍

  

 

  北京故宫博物院佛教文物研究所所长罗文华研究员指出,明朝开国后中国进入新的繁荣期,其中又以永乐时期最具探索精神及活力,此幅永乐款《三世佛六菩萨》画像就是反映这时期中国宗教、文化、艺术面貌的重要佐证,非常值得关注。罗文华说,这是目前所见明确带“大明永乐年施”款以汉风为主的绘画作品,而且中间主佛宝台束腰下部有泥金楷书“大明永乐年施”,成为断代的重要信息之一。罗文华认为,朱元璋去世后朱棣发动皇位之争,与朱棣交好的朱橚遭到朝廷逮捕并流放到云南,后朱棣攻入南京登基为帝,朱橚才重获自由。所以此画的“大明永乐年施”款,某个层面可以臆想为朱棣以赐画之实,来安抚其弟所遭受不幸的安慰,或者为表彰其兄弟情谊的象征?此外,根据罗文华的观察“大明永乐年施”款多用于藏传佛教法物上,通常采取由左向右的排列而非传统汉字由右向左书写。而这幅画像不仅见到以此种款式题于汉传佛画上,还是传统的由右向左字序,显现极不寻常也颇为罕见的个例。

\

  首都博物馆研究员黄春和认为,这幅明永乐四年由皇家御制、周王朱橚供奉的佛画像,其尺幅之巨大、品级之高贵、风格之单独特、绘制之精良、品相之完好,堪称世间罕有。黄春和说,根据其内容与形式,可以明确判断它是目前所知遗存于世唯一一幅带有“大明永乐年施”的汉式风格佛画像,也是第二幅(另一幅为明永乐十四年明成祖赐与西藏乃宁曲德寺活佛的栴檀佛画像)有明确纪年的、又具有汉式风格特点的明代永乐时期宫廷佛画像。佛画下方有周王朱橚小楷书写《妙法莲华经。法师品》,末尾有朱橚及写经时间的落款。黄春和指出这对研究明代周王朱橚崇佛及明代早期书法风格具有重要历史和艺术价值,特别是这幅画部分内容出自永乐皇帝的亲弟朱橚,让御制的佛画像形成珠联璧合,使整体的艺术价值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

  北京故宫研究员、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委员王家鹏表示,明代因佛教衰弱,擅长释道画画家稀少,流传至今以释道为内容的明代著名画作稀少,《三世佛六菩萨》艺术风格鲜明是明初佛教画作难得一见的鸿篇巨制。王家鹏说,画面中三尊主佛身着红色袈裟,端坐六方须弥高台圆莲花座上。须弥座前伫立六位脇侍菩萨,面容丰润安详贤淑。整体画面不留空白,空间处满绘朵云、珠宝璎珞纹饰,线条优美细腻表现出极高的装饰艺术造诣,与民间寺院佛道水陆画不可同日而语,明显出自宫廷画手师手笔,总体观察是晋北辽金元艺术风格的延续。王家鹏指出,现存的永乐宫廷佛画像中有几幅为缂丝、刺綉,如著名的《永乐红阎魔敌刺綉像》、《永乐胜乐烘金刚缂丝像》,其右上角均提“大明永乐年施”。至于绢本画像目前所知只在西藏乃宁曲德寺珍藏者一幅明代永乐皇帝所赐的旃檀佛大画像,汉文题款“大明皇帝御制旃檀佛像赞”,与三世佛画像同为现存永乐绢本画像,堪称双璧。此外,王家鹏认为此画与其说是卷轴画其实更近于壁画,因为它未按卷轴画的规矩留出天头、地头、上下隔水。这般特殊的装裱形制,说明它的使用功能,不单作为艺术欣赏,而是礼敬的佛像,是可移动的殿堂壁画。这在传世的佛教绘画中十分罕见,目前只在紫禁城皇家佛堂里还完好保存这种画作形式。王家鹏说,此三世佛画用绢本描绘壁画,创造性的扩展卷轴画的艺术表现力,兼具卷轴画与壁画两种特质,这种特殊绘画形制是明清宫廷佛堂壁画的特点,具有很高的研究与收藏价值。

\

  中国艺术研究院教授金申分析,周王朱橚在永乐四年以虔诚佛教徒的信仰心,沐手敬书,完成了《妙法莲华经》法师品的书写,配饰在永乐帝敕赐的《三世佛六菩萨》宝相上。这幅佛画宽217cm,高220cm尺幅巨大,绘制在皇家独享的黄绢上,佛画上有悬挂用的木骨撑,下方有悬垂用的画轴,均为原装旧裱。画中如来仪态庄严,菩萨温婉慈悲,色彩和谐饱满,是幅极稀有的旷世佳品。

\

  金申说,画面中主佛居于上方,自左至右依次为阿弥陀佛、释迦牟尼佛和药师佛,共同组成横三世佛,三身坐佛上方有宝盖高悬,主佛下方画有脇侍菩萨各二身。中央主尊释迦牟尼如来内穿僧祗支,外服袈裟,结跏趺坐在莲花座上。莲花座的壶门上饰有天福之面,在天福之面下方,自右向左以泥金楷书体写“大明永乐年施”。明建国之初向西藏僧人赠送佛像时多使用此款,并已成为定制,明确说明本作品出自皇室。此外,三尊如来佛座的上部均绘有绿色琉璃瓦顶,在明清二代凡皇帝之物皆为黄色,绿色多用于亲王府邸或皇家寺院,画中的须弥座顶为绿色琉璃,与朱橚的身份相合。金申认为本作品来源清晰,由绪明确,朱橚更以文配画,书写了属于自己的经典。

\

  沈阳故宫副院长、明清宫廷画专家李理指出,《三世佛六菩萨》画像不仅体现明代早期宫廷绘画的典型特征,它也成为后世宫廷画家乃至民间创作此类作品的临仿摹本。特别的是画上的“大明永乐年施”,其中的“施”字用得非常巧妙,既可以是朝廷亦或是永乐皇帝对他人的“施舍”和“赏赐”,更可以扩大为佛教中信众的“布施”。可见当年掌权者一方面展现大国丰裕的宽宏气度,又暗合佛教广予恩施的教义,直可说是宫廷佛画在创作与实用之间的最高境界。

  此幅佛画像会造成极大的关注,原因在于不仅是传世610年的稀世珍品;也是目前遗存于世中仅存署有“大明永乐年施”的汉式风格佛画像;更是对于研究和鉴别明代早期中原佛画像艺术具有极为重要的参考价值。

  来源: 雅昌艺术网

more 艺术品售卖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