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兴网 艺术展览 在线交易 名家推荐 艺术拍卖 艺术投资 艺术包装

闲话美术史:谁笔下的美惠三女神最美

2017-05-15 12:29:21   来源:艺兴网  
    此前在国家博物馆展出的“卢浮宫的创想——卢浮宫与馆藏珍品见证法国历史八百年”展览,其中有一幅18世纪法国洛可可艺术大师弗朗索瓦 布歇Francois Boucher,1703—1770)的油画《美惠三女神托起爱神》。

  美惠三女神是经久不衰的艺术主题之一,上回说到波提切利笔下的美惠三女神是穿着衣服的,虽身披薄纱,姿态仍很动人;拉斐尔的三美神则带有古典的和谐与宁静的美。

  美惠三女神的身世

  美惠女神在古希腊不同地区有不同的说法,名字和数量说法不一。她们的数量,一般是三位,但斯巴达人,只敬奉两位美惠女神,后来才增加到三位女神。有的说美惠女神是宙斯的女儿,有的认为是酒神巴克斯的女儿,还有的认为是古老太阳神赫利俄斯的女儿。最普遍的说法来自于赫西俄德的《神谱》,认为美惠三女神(Graces,罗马神话中的卡里斯Charites)是众神之王宙斯和泰坦女神欧律诺墨(Eurynome)生下的三个女儿,从小到大分别叫作阿格莱亚(Aglaia)、欧佛洛绪涅(Euphrosyne)和塔利亚(Thalia)。

  拉斐尔的《美惠三女神》

法国画家让巴蒂斯特勒尼奥《美惠三女神》,1759,油画,204X153厘米,卢浮宫法国画家让巴蒂斯特勒尼奥《美惠三女神》,1759,油画,204X153厘米,卢浮宫

  拉斐尔的三美神带有古典的美感。在18世纪法国新古典主义画家让-巴蒂斯特·勒尼奥(Jean-Baptiste Regnault,1754-1829,又译让-巴蒂斯特·雷尼欧) 那里,美惠三女神还呈现出了另一种韵味,既有古典的气息又带有时尚的风尚。勒尼奥这位画家在罗马学习绘画,受到卡拉乔和伦勃朗艺术风格的影响,画作轮廓圆润、形式生动、色彩明丽。这幅《美惠三女神》(图1-6 The Three Graces)是特意画给当时的新古典主义巨匠大卫(Jacques-Louis David ,1748-1825)看的,是与这位竞争对手的《萨宾女人的调停》针锋相对的画作。

大卫《萨宾女人的调停》,1799年,油画, 385&522厘米,卢浮宫博物馆藏大卫《萨宾女人的调停》,1799年,油画, 385&522厘米,卢浮宫博物馆藏

  我们知道,《萨宾女人的调停》(图1-7 The Intervention of the Sabine Women)是大卫最令人惊叹的回归希腊古典艺术的杰作之一,具有宏大的希腊古典背景和极为简洁的艺术形式。大卫说:“我作此画的动机,是使古希腊和古罗马人来参观我的画时,也会觉得所描绘的风俗习惯,是和他们的生活习惯相符合的。”油画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中间那位穿着白色衣服的萨宾女人和一左一右两位战士。白衣女子是罗马建城者罗慕路斯(Romulus)的萨宾人妻子赫尔西利亚(Hersilia),左边那位拿着剑和盾牌的战士是赫尔西利亚的父亲斯塔蒂乌(Statiu),右边持矛的战士是罗马首领罗慕路斯。可以明显看出,这是一幅寓意和解的油画。画面讲述的故事是罗马人抢走萨宾女人之后,被赶走的萨宾男人们难以忍受自己的姐妹被掳走,所以在之后的几年时间里屡次与罗马人战斗,但打输了就没有老婆的罗马人是不会这么轻易让自己失败的。而且这些已经和罗马人结婚的萨宾女人们更是不希望娘家和夫家大打出手。于是萨宾女人们纷纷带着孩子站出来,站在军队中间阻止他们互相厮杀。大卫的这幅油画表现的就是这一和解的场景。

  大卫的《萨宾女人的调停》虽然是一幅新古典主义的杰作,但在创作手法上却代表着古典主义绘画形式的程式化趋势,作品以素描为主,光线均匀没有对比,颜色单一,只见形式而不能给人以真切的美的感受,带有矫揉做作之感。因此,在大卫展出《萨宾女人的调停》这幅画作期间,勒尼奥特意创作和展出《美惠三女神》,“目的是向大卫展示调和古代绘画过冷色调的方法”(米歇尔·拉克洛特等主编:《西方美术大辞典》),以此表达自己对大卫《萨宾女人的调停》中冷冰冰的程式化古典主义手法的抗议,意思是通向古典的道路并不是只有一条,不用大卫的创作手法也一样可以回归希腊古典主义。

  所以,勒尼奥的《美惠三女神》另辟蹊径,主要在色彩和光线明暗对比上下功夫。画中的三女神头上戴着俏丽的花朵,她们那白皙又略带粉色的肤色,在点缀着花朵的黑暗背景的衬托下,给人以真实、温暖、时尚而又娇艳的感觉。《美惠三女神》完成之后,成为勒尼奥最具代表性的画作,画中光与形体的鲜明对比以及具有纯正希腊风格的人体外形,使得作品本身呈现出迷人的古典主义色彩。

  德国画家汉斯?冯?阿亨《美惠三女神》,约1604年,铜版油画,32.5 × 22 厘米,德国下萨克森州安东?乌尔里希公爵博物馆  德国画家汉斯?冯?阿亨《美惠三女神》,约1604年,铜版油画,32.5 × 22 厘米,德国下萨克森州安东?乌尔里希公爵博物馆

  美惠三女神总是以裸体和手臂相互搭着的形象出现的,而且总是有一位女神背对着大家。大多数情况是中间的那位美惠女神背对着大家。也就是说,拉斐尔《美惠三女神》画作中三美神的相对位置和相互关系几乎成为了美惠女神约定俗成的构图方式。德国画家汉斯·冯·阿亨(Hans von Aachen,1552–1615)的铜版油画作品《美惠三女神》(图1-8The Three Graces)也表现出这一特点。这幅画创作于1604年前后,收藏于德国下萨克森州的安东?乌尔里希公爵博物馆。汉斯·冯·阿亨是16世纪末欧洲北方风格主义艺术的代表画家,与另一外佛兰德斯风格主义画家斯普朗格尔齐名。他早年曾学习威尼斯画派画家丁托列托和委罗内塞的艺术风格,后又到罗马,受到意大利风格主义艺术的深刻影响,其画作具有很强的风格主义艺术特点,而且与斯普朗格尔的作品风格一样,线条起伏不定,色彩柔婉细腻,往往在神话题材的描绘上呈现出妩媚妖娆的情欲色彩,这一点特别得到哈布斯堡王朝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鲁道夫二世的欣赏。他的许多作品都是橱窗画,其中这幅《美惠三女神》作品很可能也是一幅橱窗画。这幅油画很显然没有拉斐尔《美惠三女神》那种和谐宁静优雅的感觉,画中的三美神身体线条感很强,身体肌肉扭曲变形,尤其是左边的那位美神最引人注目,金发俏目,秋波流转,眉目传情,姿势撩人,让整个画面呈现出妖娆的美感。

  瑞士画家让-艾蒂安·里奥塔《美惠三女神》,色粉画,1737年,59.4 × 45.4厘米,荷兰阿姆斯特丹国家博物馆  瑞士画家让-艾蒂安·里奥塔《美惠三女神》,色粉画,1737年,59.4 × 45.4厘米,荷兰阿姆斯特丹国家博物馆

  18世纪著名的瑞士画家让-艾蒂安·里奥塔(Jean-étienne Liotard,1702–1789) 的《美惠三女神》(图1-9 The Three Graces)在构图上几乎与拉斐尔《美惠三女神》的经典构图一样,但与汉斯·冯·阿亨的构图和创作手法有显著不同,这是因为里奥塔的作品并不使用扭曲变形的风格主义手法,而是强调用极简的绘画语言来表现自然和真实性。他崇尚艺术的首要和唯一的标准就是真实,所以又被称为“真实画家”。他曾到过巴黎、罗马和君士坦丁堡游历,因此其部分画作具有东方色彩。他最擅长也是最有名的作品是细腻雅致的色粉肖像画,也就是粉笔画,而且这些粉笔肖像画中的人物通常有一个特征,里面的人物一般都面带笑容。这幅《美惠三女神》也是一幅粉笔画,三美神也带着微微的笑容。细细品位这幅作品,我们会发现,里奥塔的三美神无论是身体姿势和面部表情都相当自然,绝没有风格主义的矫揉造作之感,甚至要比拉斐尔古典主义的三美神还要优雅,而且更有人情味。

  英国画家威廉?爱德华?弗罗斯特《美惠三女神》,油画,1856年,92X72厘米,美国耶鲁大学英国艺术中心  英国画家威廉?爱德华?弗罗斯特《美惠三女神》,油画,1856年,92X72厘米,美国耶鲁大学英国艺术中心

  还有一幅三美神的油画也具有类似的人情味。这就是威廉·爱德华·弗罗斯特(William Edward Frost ,1810–1877) 的作品《美惠三女神》(图1-10 The Three Graces)。弗罗斯特是19世纪英国维多利亚时代的肖像画家,他的画作以历史和神话为主题,而且尤其以画女性裸体著称。在他的这幅油画中,三美神载歌载舞,欢快愉悦。整体画面颜色温暖,与里奥塔的三美神具有同样的气质。

  作者:美柔汀

  来源:国家博物馆官方微博

  (“闲话美术史”系列即将由中国青年出版社整理出版,敬请期待美柔汀著《博物馆神秘花园:从潘多拉到芙罗拉》)

more 艺术品售卖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