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兴网 艺术展览 在线交易 名家推荐 艺术拍卖 艺术投资 艺术包装

更多你不知道的德拉克罗瓦

2017-07-04 13:35:08   来源:艺兴网  
  德拉克罗瓦美术馆馆长Dominique女士将继续为大家解答关于德拉克罗瓦美术馆与德拉克罗瓦个人的艺术风格和美学的问题。希望大家可以从更多的角度了解这位十九世纪的法国艺术大师。
《穿绿色背心的自画像》(L  《穿绿色背心的自画像》(L'Autoportrait dit au gilet vert),欧仁-德拉克罗瓦(Eugène Delacroix),卢浮宫博物馆,巴黎 Photo (C)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u Louvre) / Michel Urtado

  德拉克罗瓦博物馆是否拥有自己的馆藏呢,你们又是如何策划一个展览呢?

  德拉克罗瓦博物馆拥有超过1300件作品的馆藏,包括了德拉克罗瓦自己的作品和其他受德拉克罗瓦影响的艺术家的作品。这是全世界唯一收藏了德拉克罗瓦作为画家,素描家,雕塑家和作家全方位的馆藏。

  当我们在策划一个展览时,例如这次莫里斯-丹尼与欧仁德拉克罗瓦的展览,我们会向其他博物馆借来作品以及把他们和我们自己馆藏中选择的作品共同展出。

《圣母的教育》(L  《圣母的教育》(L'Education de la Vierge),欧仁-德拉克罗瓦(Eugène Delacroix),1842,欧仁-德拉克罗瓦国立美术馆,巴黎 Photo (C) musée national Eugène Delacroix

  对于德拉克罗瓦大尺幅的杰作已经有了非常多的研究,但是对于德拉克罗瓦自画像的研究却非常少,您是否能向我们介绍及分析一下他的自画像呢?

  欧仁-德拉克罗瓦很少创作自画像,其中最著名的一副《穿绿色背心的自画像》(L‘Autoportrait dit au gilet vert)被收藏在卢浮宫,在这幅作品中他通过他的姿态充分表达了他自己优雅的一面。同样他也用这样的方法创作了他的好友肖邦的画像,表现了他们的友谊。同时他也创作过另一幅自画像,被收藏于佛罗伦萨的乌菲兹美术馆(Galerie des Offices),同时德拉克罗瓦美术馆也拥有一副Hippolyte Gaultron创作的仿作。但我个人最喜欢的作品,是他的第一幅自画像,《哈姆雷特式的自画像》(Autoportrait en Hamlet),他为自己着上了这位莎士比亚作品中主人公的服装,为自己赋予哈姆雷特般的气质。

《德拉克罗瓦画像》(Portrait de Delacroix),Hippolyte-Charles Gaultron,欧仁·德拉克罗瓦国立美术馆,巴黎

Photo (C) musée national Eugène Delacroix  《德拉克罗瓦画像》(Portrait de Delacroix),Hippolyte-Charles Gaultron,欧仁-德拉克罗瓦国立美术馆,巴黎 Photo (C) musée national Eugène Delacroix
《哈姆雷特式的自画像》(Autoportrait en Hamlet),欧仁·德拉克罗瓦(Eugène Delacroix),欧仁·德拉克罗瓦国立美术馆,巴黎

Photo (C) musée national Eugène Delacroix  《哈姆雷特式的自画像》(Autoportrait en Hamlet),欧仁-德拉克罗瓦(Eugène Delacroix),欧仁-德拉克罗瓦国立美术馆,巴黎 Photo (C) musée national Eugène Delacroix

  德拉克罗瓦美术馆曾是德拉克罗瓦最后一个画室,在这个画室中德拉克罗瓦的创作风格是什么样的呢,他又是否在这里创作出来过一些重要的作品?

  德拉克罗瓦在1857年至1863年间,即他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居住在巴黎的福斯坦堡路。1861年,他完成了他毕生的杰作之一,装饰圣绪尔比斯教堂。同时他还为一位收藏家Frédéric Hartmann创作了四副油画,《四季》(Les quatre saisons),这些画作现在被收藏在圣保罗。圣保罗也是德拉克罗瓦在他的著作中经常提到的地方,他一直在编写一部艺术词典,但在他生前并未出版。

《狮子吞食兔子》(Lion dévorant un lapin),欧仁·德拉克罗瓦(Eugène Delacroix),卢浮宫博物馆,巴黎

Photo (C)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u Louvre) / René-Gabriel Ojéda  《狮子吞食兔子》(Lion dévorant un lapin),欧仁-德拉克罗瓦(Eugène Delacroix),卢浮宫博物馆,巴黎 Photo (C)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u Louvre) / René-Gabriel Ojéda

  德拉克罗瓦曾经在他的日记中提到过他受鲁本斯的影响非常大,您是否能谈一谈这种影响呢?

  鲁本斯是德拉克罗瓦眼中的最伟大的画家,是他在形式、构图、用色上的榜样。德拉克罗瓦在他的画作中通过不同的层面体现了鲁本斯对他的影响。同时他也在卢浮宫仔细研究鲁本斯的作品,并于1850年前往安特卫普观察教堂和博物馆里鲁本斯的作品。如果让我选择一副他受鲁本斯影响的作品,我会选择他的一副馆藏于卢浮宫的画作《矛击》(Le Coup de lance),它是受德拉克罗瓦在比利时旅行时看到鲁本斯的同名绘画创作的,并且他也在日记中评价了这幅作品。

《矛击》(Le coup de lance),欧仁·德拉克罗瓦(Eugène Delacroix),1850,卢浮宫博物馆,巴黎

Photo (C) RMN-Grand Palais / Gérard Blot  《矛击》(Le coup de lance),欧仁-德拉克罗瓦(Eugène Delacroix),1850,卢浮宫博物馆,巴黎 Photo (C) RMN-Grand Palais / Gérard Blot

  为什么德拉克罗瓦美术馆的墙壁是红色的,这是专门为配合此次展览装饰的吗?

  红色曾经德拉克罗瓦画室本身的颜色,它是我们会永久保留的布景,不仅仅为了这次展览。

为什么说德拉克罗瓦影响了印象派,您是否能解释一下这种影响?为什么说德拉克罗瓦影响了印象派,您是否能解释一下这种影响?

  德拉克罗瓦一生中没有接收任何的学生,但他却影响了很多的画家,尤其是印象派画家。这些画家在艺术创作上都对德拉克罗瓦的用色非常感兴趣,也非常崇拜他的明暗处理。他们同时也感叹于德拉克罗瓦下笔的力量感,强调了物品的质感,这也成为了德拉克罗瓦的标志。并且德拉克罗瓦的精神也影响了这些画家,让他们知道该如何规划自己的事业。 塞尚还拥有德拉克罗瓦的一副画作,《花束》(Un Bouquet de fleurs),是商人Ambroise Vollard送给他的。

《花束》(Un Bouquet de fleurs),欧仁·德拉克罗瓦(Eugène Delacroix),欧仁·德拉克罗瓦国立美术馆,巴黎

Photo (C)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u Louvre) / Michèle Bellot  《花束》(Un Bouquet de fleurs),欧仁-德拉克罗瓦(Eugène Delacroix),欧仁-德拉克罗瓦国立美术馆,巴黎 Photo (C)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u Louvre) / Michèle Bellot
《致敬德拉克罗瓦》(Hommage à Delacroix),Ignace Henri Jean Théodore Fantin-Latour,奥赛博物馆,巴黎

Photo (C) Musée d  《致敬德拉克罗瓦》(Hommage à Delacroix),Ignace Henri Jean Théodore Fantin-Latour,奥赛博物馆,巴黎 Photo (C) Musée d'Orsay, Dist。 RMN-Grand Palais / Patrice Schmidt

  您是否能解释一下德拉克罗瓦一生中的艺术风格的变化?

  我不知道是否能谈德拉克罗瓦风格的“变化”,德拉克罗瓦是在他绘画的一生中拥有不同的风格,但并没有明显改变他的创作方向。他一直都非常尊照他的感觉,他总是能找到表达他感情的最佳方式,他也同时非常注重色彩给绘画带来的质感,让观众可以立即感知到作品的灵魂。并且,在创作的主题上,他也经常通过不同的形式和风格表现同一个主题。回忆,是他作品中最重要的一个概念。

  来源;卢浮宫博物馆

more 艺术品售卖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