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兴网 艺术展览 在线交易 名家推荐 艺术拍卖 艺术投资 艺术包装

诚轩2020春拍中国书画:多姿多彩的人物画

2020-08-12 12:41:14   来源:北京诚轩拍卖  

预展时间

  中国书画

  8月13日至15日

  上午9:00至晚6:00

  拍卖时间

  中国书画(一)

  8月17日(星期一)上午9:30

  中国书画(二)

  8月17日(星期一)下午1:30

  人物画是传统绘画中成熟最早的门类,在唐代之前,山水人物画还是“人大于山,水不容泛”的样式。时至近代,面对前人不同的流派风格,近代名家各有取舍,或取法先贤,或自出机杼,呈现出纷繁多彩的面貌。

\

  Lot137 张大千(1899-1983) 苏辛二公像

  立轴 水墨纸本

  庚戌(1970年)作

  题识:廿载声名海宇喧,白头把臂欲无言。铜琵铁板知谁赏,孙处坡仙汝稼轩。二十年来即闻有孙派名票李东原先生,恨不得见,今岁六月归国,以目寒、实秋绍介,相晤台北,握如平生欢,数为予歌《逍遥津》《骂王朗》《朱砂痣》诸剧,且录音以壮予行。已而归三巴五亭湖,卧病逾二月,近始小瘳,偶思拈弄,因写苏辛两公像奉寄,以志钦佩,留以为念,幸谅手僵目翳,未能细笔也。五十九年岁庚戌十一月初八日,东原吾兄哂正,大千居士爰并题。

  钤印:张爰之印、大千居士、大风堂

  出版:《大人·第12期》第5页,(香港)大人出版社有限公司,1971年4月

  著录:《环荜盦琐谈》第467页,(台北)皇冠出版社,1979年1月

  《大成·第99期》第14页,(香港)大成杂志社,1982年2月

  《张大千先生纪念册》第229页,(台北)故宫博物院,1983年7月

  《张大千诗文集》第79页、第164至165页,乐恕人编,1984年4月

  《张大千年谱》第401至402页,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87年12月

  《张大千传奇》第13至14页、第236页,(台北)圣文书局股份有限公司,1989年12月

  《张大千诗文集编年》第183页、第366至367页,荣宝斋,1990年10月

  《张大千诗词选注》第340至341页,四川美术出版社,1991年4月

  《名家翰墨·40·张大千前期山水画特集》第85页,(香港)翰墨轩出版有限公司,1993年5月

  《张大千先生诗文集·上》第212至213页,(台北)故宫博物院,1993年6月

  《张大千全传·下》第491至492页,花城出版社,1998年4月

  《张大千诗词集·下》第551至552页,花城出版社,1998年5月

  《故宫文物月刊·第263期》第126页,(台北)故宫博物院,2005年2月

  《画坛奇才张大千·下》第669页,(台北)九歌出版社有限公司,2006年3月

  《张大千传》第427页,百花文艺出版社,2008年1月

  纪录:苏富比(微博)香港,2003年10月27日,编号343

  135.2×66.8 cm。 约8.1平尺

  RMB: 1,800,000-2,500,000

  拍品为张大千1970年写赠戏曲界、武术界、邮币收藏界大咖李东园的大尺幅人物画,在张大千生前身后共出版著录十余次,其重要性可见一斑。

\

  拍品部分出版物书影

  上款人李东园颇具传奇色彩,李东园(1901-1979),又名东原,天津人,著名集邮家、钱币收藏家,京剧孙派名票,武术家。他出身富家子弟,师承京剧孙派创始人孙菊仙,又跟随武术名家李存义学习形意拳,其武术流派至今仍在台湾流传。

\

  作为京剧名票的李东园(中),京剧《喜封侯》剧照

\

  作为武术家的李东园

  1970年夏,张大千返回台北参加“国际中国古画研讨会”,逗留期间与李东园相识,听其演唱《逍遥津》、《骂王朗》、《朱砂痣》等,更获赠录音,相交甚欢,返回巴西八德园后,作此四尺整幅人物画,赠予李东园。

\

  张大千长题,记录画作原委

  1960年代后,张大千目力渐差,不能再做细笔人物,拍品绘于1970年,两位高士面目是典型的“大千样”,这种气质从明人张风化出,又受梁楷简笔画风的影响,是典型的张大千高士风格。

\

  (宋)梁楷《李白行吟图》

\

  Lot424 李可染(1907-1989) 钟馗图

  立轴 设色纸本

  题识:钟馗图。降魔除害,正气凛然。可染写。

  钤印:可染

  出版:《李可染画集》第38页,(台北)学苑文化事业出版社,1983年

  《散珍集成·壹》第136页、第238页,河北教育出版社,2005年5月

  《散珍集成·李可染特展作品集》第20至21页,河北教育出版社,2005年6月

  《二十世纪京津绘画》第235页,上海书画出版社,2010年1月

  68×45.5 cm。 约2.8平尺

  RMB: 900,000-1,100,000

  浓重是李可染晚年作品的特点,山水、人物均是如此,就像画家强调的用功苦学,拍品《钟馗图》墨色沉厚,钟进士如泰山般稳立,这气势,恐怕没有小鬼敢来侵犯吧!

\

  出版物书影

  相对于张大千人物画对古人的借鉴,李可染的人物画则带有更多的个人风格,钟馗、笑和尚、苦吟图是画家晚年最擅长的三种人物画题材,而钟馗则更具情结,因为早在1930年代,李可染就用一张《钟馗》参加全国美展,在画坛崭露头角。

\

  李可染成名作,1930年代作品《钟馗》

  苦吟图经常被注解为李可染的自画像,其实钟馗也可以视为李可染另一层面的自写,钟馗形端表正,不畏邪佞,同样合于画家踏实苦修、不走捷径的气质。

\

  李可染,蔡斯民摄

\

  Lot038 溥心畬(1896-1963) 钟馗夜行

  立轴 设色绢本

  乙亥(1935年)作

  题识:乙亥腊月,心畬。钤印:心畬

  42.8×15.8 cm。 约0.61平尺

  RMB: 150,000-200,000

  不同于李可染弱化技法、强调气质的处理,溥心畬以其超群的灵气与成熟的技法入画,拍品绘于绢本,尺寸袖珍,钟馗手执破伞孤灯,在风雨之中急奔。将历史人物生活化,是旧王孙非凡才情的体现。

\

  拍品局部

\

  (明)戴进《钟馗夜游图》(局部)

\

  Lot030 溥心畬(1896-1963) 和合二仙

  立轴 水墨纸本

  题识:虚空横扫白云寒,拥帚相逢带笑看。题遍天台应有意,不须饶舌怨丰干。寒山拾得诗。心畬。钤印:旧王孙、溥儒、一朵红云、二乐轩

  82.5×36.6 cm。 约2.7平尺

  RMB: 50,000-70,000

  和合二仙,即寒山、拾得二高僧,入画寓意吉祥美好,是溥心畬擅长的题材之一,此稿出自明人陈子和《和合仙人图》,旧王孙笔法简练自如,深得宋元以来禅画的神髓。

\

  (明)陈子和《合和仙人》

  传说唐代贞观年间寒山子曾在苏州寒山寺修行,现在寺中存有寒拾泉、寒拾殿等,还供奉寒山拾得像。

\

  苏州寒山寺

  寒山与拾得曾有一段著名对话:“昔日寒山问拾得曰: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拾得曰:只要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

  苏州寒山寺供奉的寒山拾得

\

  Lot429 周思聪(1939-1996) 江南春(微博)

  镜心 设色纸本

  辛酉(1981年)作

  题识:李汉华先生清赏。辛酉大雪,思聪忆写江南春景。钤印:周

  纪录:苏富比香港,2013年10月7日,编号1380

  69×46 cm。 约2.9平尺

  RMB: 100,000-120,000

  周思聪师承李可染,她的人物画同样具有创新精神,作品带有女画家的细腻情调,画风清雅而质朴,但在柔和优美中不失弘大刚毅,蕴含着真情实感与人性美的光辉。

\

  1980年代的周思聪与李可染

  上款人李汉华(1926-2006),江西萍乡人。曾就读于武昌艺术专科学校、鲁迅美术学院国画系、中央美术学院(微博)华东分院国画系研究生班,1978年移居香港。

\

  Lot306 

  徐操(1899-1961) 陈仲举登车揽辔

  谭泽闿(1889-1947) 节录《雪赋》

  成扇 设色纸本

  正面:往余尝用马钦山大意,写陈仲举登车揽辔故实,为朝贵解事者所赏,强索以去,非所欣也,兹再拟之,惜聚头稍小,未尽发挥耳。癸酉(1933年)六月,燕孙徐操作于西山精舍。钤印:燕孙、徐操 收藏印:安定

  背面:(文略)巨川仁兄法家正临,谭泽闿。钤印:瓶翁 收藏印:安定

  20×54 cm。 约0.97平尺

  RMB: 30,000-40,000

  在清末民初,传统人物画沿袭改琦、费丹旭一路,而愈加柔弱,徐操在这一背景之下,力学前贤各家,于吴道子、李公麟、马远、唐寅、吴伟、仇英等无不涉猎,终于以精深的功力起振传统人物画格。

\

  (宋)马远《踏歌图》(局部)

  这把成扇的正面,是徐操绘《世说新语》中陈仲举登车揽辔的故事,所谓“用马钦山大意”,即拟马远笔法。马远用笔方折瘦硬,行笔爽利迅捷,功力不到者不能为之,徐操此扇用笔同样潇洒恣肆,透露出雄强的气质。

\

  拍品局部

\

  Lot361 

  陈缘督(1902-1967) 天神之后

  佚名 幽芳

  成扇 设色纸本

  正面:天神之后。岭南陈缘督写。钤印:陈煦、缘督、养木斋

  19.7×50 cm。 约0.89平尺

  RMB: 5,000-7,000

  陈缘督1932年在北京受洗,教名路加(Luke),他自称“天主教画家”,创办“中国天主教艺人之家”团体,致力于以中国传统绘画技法描绘圣经故事,推动了基督教美术在中国的发展。

\

  陈缘督版《最后的晚餐》

\

  达·芬奇《最后的晚餐》

  “天神之后”即圣母玛利亚,她身着红袍,怀抱着圣子耶稣基督。虽然是基督教题材,笔墨技法和人物形象依然是中国画的传统。

\

  拍品局部

more 艺术品售卖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