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兴网 艺术展览 在线交易 名家推荐 艺术拍卖 艺术投资 艺术包装

归还章公祖师肉身像 荷兰藏家要价狮子大开口

2015-12-08 17:01:43   来源:新京报    
\

  今年3月,匈牙利博物馆展出一尊千年佛像,佛像内藏有一名高僧遗骸,疑似福建省大田县被盗的章公祖师肉身像。

  备受关注的福建“肉身佛”归国一事有了新的进展,对于荷兰收藏家提出的归还给大寺庙、要求补偿、进行其他研究三个要求,昨日“肉身佛”家乡村民认为,对方并无诚意,将通过律师团向荷兰方面递交律师函。

  村民称可进行一定补偿

  “今年年中的时候就知道了这个消息”,昨晚,福建省大田县吴山乡阳春村村民林永团表示,对于荷兰藏家所提出的三个要求无法接受。

  对于林永团来说,更习惯称“肉身佛”为“祖师爷”,根据其临时族谱记载,祖师爷俗名章七三,于北宋年间坐化后,当地信众趁其肉身未腐时塑造了金身佛像,千余年来一直供奉在村内普照堂的正厅之上,享族人供奉拜祭。

  历史上林氏族人还曾为他重塑过三四次金身,林永团介绍,根据记载最后一次重塑金身,大约是民国时期,“大约是1995年被盗。”他小时候还曾参 与对“祖师爷”的祭祀,因此“祖师爷”首次出现在媒体报道中时,林永团“一眼就看出来是祖师爷”,他希望能尽快请祖师爷回乡,并计划为他完善扩建原本所在 的普照堂。

  针对荷兰收藏家此前提出的,将“祖师爷”归还给佛教大寺、进行其他方面的研究,以及得到补偿一事,林永团表示拒绝,“可以进行一定补偿”,但他认为该藏家要求的2000万美元为狮子大开口。

  文物部门拒绝藏家要求

  林永团透露,与之对接的国家文物部门也已拒绝了上述三项要求,接下来将由律师团向荷兰方面递交律师函,“诉讼时限20年快到了”,他表示会尽量赶在时限之前提起诉讼。另外,有文物追索业内人士分析称,在“肉身佛”归国一事上,由藏家捐赠比回购更加可行。

  今年3月,匈牙利博物馆展出的一尊千年佛像,佛像内藏有一名高僧的遗骸,该座佛像因疑似福建省大田县被盗文物而受到关注。

  4月,国家文物局通过微博称,已就“肉身佛”一事与当地政府和公安部门合作,收集整理相关证据材料,并与荷兰驻华使馆协商,希望在国际公约原则下积极合作,促成章公祖师像的返还。

  另据福建文物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已组织专家走访阳春村,通过收集相关遗物、查阅历史资料和分析对比,并结合当地遗存的照片、族谱、衣冠、坐轿等 遗物,基本确认在匈牙利博物馆展出的“肉身坐佛”是1995年福建省大田县吴山乡阳春村丢失的章公祖师像,原本供奉于该村“普照寺”之中。

  释疑1

  佛像给大寺庙而非村庙是否合理?

  专家称文化、宗教物品回归与接收寺庙大小、新旧无关

  记者获悉,荷兰藏家希望将佛像归还给厦门市南普陀寺。中方数月前已告知藏家,厦门南普陀寺已开具证明,称其从未供奉过任何肉身像,现今也无意供奉章公祖师。

  荷兰二战劫掠艺术品归还委员会副主席、阿姆斯特丹大学教授范德弗利告诉记者,艺术品回归案例中,如果艺术品非常珍贵、状态脆弱,的确曾有归还方 要求原属国选择满足保护和展示条件的博物馆,原属国也有义务为保护和展示珍贵艺术品创造充分条件,但章公祖师像显然不是单纯的艺术品,而是文化物品和宗教 物品。

  范德弗利说:“对于作为文化和宗教物品的佛像而言,接收寺庙是大是小,是新是旧,全都无关紧要,唯一能够评判佛像是否得到妥善对待和应有保护的人是佛像的信仰者和使用者。”

  范德弗利认为,中国村民首先要证明这尊佛像属于他们的村子,然后证明,时至今日,佛像所代表的文化和信仰依然是活生生的,佛像依然是村里文化生活和宗教信仰至关重要的部分。

  释疑2

  藏家索要“合理补偿”有何根据?

  专家称藏家要价“荒唐”,中方称被盗文物应无条件返还

  藏家曾说,当年是花4万荷兰盾将佛像买到手。他还说过,曾有人出1000万欧元购买佛像,他也没有出手。

  11月底,藏家向多家媒体宣布:“且不论当年购买价格及后续投入(修复、安装、文档修订、大量案头和实地调研),这尊佛像本身就是一件极其罕见、堪称‘无价’的历史珍品。为此,我当然期待得到实实在在的‘补偿’。”

  藏家告诉记者,两年前,一些欧洲收藏家已将手中的中国文物艺术品汇成一组,并委托中间人处理,他最近把章公祖师像也放在其中。他说:“我9月份 跟中国政府的人说的是,如果佛像作为整组藏品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被一起买下,那佛像的实际售价肯定低于很多人提议向我购买时开出的2000万至3000万美 元。”

  关于“合理补偿”,范德弗利教授认为,如果藏家能够证明当年是合法获取,中国方面给予藏家一定补偿以促成返还,“这样做合情理,虽然并不必 要”;如果中方能够证明,只要藏家当年做足尽职调查,就一定会知道佛像是被盗文物,那就是另一回事。范德弗利认为,藏家打包交易的想法“荒唐可笑”。

  中方强调,章公祖师像属于被盗文物,证据确凿。被盗文物应该无条件返还,而不能以购买方式解决。据新华社

  回应

  发现时间

  藏家辩解 佛像在香港现身的时间、抵达荷兰的时间均早于阳春村村民发现佛像被盗的时间。

  中方回应 藏家声明未附有任何相关证明文件。记者多次要求藏家委托人出示证明文件,未获答复。藏家也未对此向荷兰媒体出示证据。

  寺庙新旧

  藏家辩解 电视上的寺庙(阳春村普照堂)是全新的,是最近才用木头建的。

  中方回应 普照堂历经多次重修,恰恰反映了村民对章公祖师像的景仰和珍视。阳春村村民最近一次修缮普照堂时,保留了原建筑基址上的四个明代晚期覆盆形柱础。

  佛像衣服

  藏家辩解 如果真有人偷佛像,他怎么会脱掉佛像的衣服?真正的佛教寺庙不会把装饰掩盖在衣服里面。

  中方回应 福建闽南地区的祖师信仰并非一般意义上的佛教信仰,有着自己独特的仪规和习俗,包括戴冠穿衣和“游神”仪式等。中方给荷兰藏家出示了相邻地区村民拍摄的其他祖师穿戴衣冠“游神”活动的照片。

  佛像缺陷

  藏家辩解 村民指证佛像左手虎口处有个钻眼,头部略有松动。佛像左手根本没有钻眼,头部也没有丝毫松动。

  中方回应 这些说法系个别村民的回忆表述,在已有大量确凿、关键证据的情况下,不应纠缠于此。

  方志族谱

  藏家辩解 章公祖师姓章,阳春村村民姓林;阳春村方志、族谱在章公像塑成后数百年才出现。

  中方回应 阳春村方志和族谱、普照堂条幅幔帐上的文字与蒲团上的文字相互印证,说明章公祖师被供奉的时代及与林氏祖先的关系。 据新华社


more 艺术品售卖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