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兴网 艺术展览 在线交易 名家推荐 艺术拍卖 艺术投资 艺术包装

低端古玩市场面临清退或转型升级

2017-04-28 09:39:23   来源:艺兴网  
    从非首都功能疏解来看,一些相对低端的古玩市场会面临清退或转型升级。从长远来看,盲目、跟风式的古玩市场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只有理性、规范化地运作,才能让古玩行业平稳发展。
北京古玩城北京古玩城

  近年来,随着北京市非首都功能疏解工作的稳步推进,古玩、珠宝等大众艺术品市场等经营场所也面临着调整或搬迁。2016年岁尾,曾作为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基地、全国最大体量的艺术品交易中心国粹苑苦心经营近7年后黯然离场;2017年3月1日,继十里河鱼夜市于去年关闭后,已走过十年春秋、位于东南三环十里河桥南侧的十里河天娇文化城也宣布闭市。

  天娇文化城是京城大型文玩花鸟鱼虫市场之一,一直是文玩爱好者消遣的好去处。2月28日,《艺术市场》记者实地走访发现,天娇文化城内有将近20%的商户已经撤离,尽管临近闭市,文化城内依然人头攒动,剩余的经营者并无搬迁的慌乱与无奈,而是从容地开启了“甩卖”模式,消费者则借低价“捡漏”。

十里河天娇文化城十里河天娇文化城

  自民国时期起,北京的古玩市场便享有盛名,吸引着全国各地的商贩、顾客,因为有着得天独厚的政治、文化环境,一直是全国最大的古玩艺术品交易场所。近年来,潘家园旧货市场、北京古玩城、天雅古玩城、天坛古玩城、程田古玩城、福丽特玩家邮币卡市场等以经营规模庞大,一直在北京古玩市场名列前茅,人气极高。此外,还有弘钰博古玩城、华夏古玩城、报国寺收藏市场、北京爱家国际收藏品交流市场、亮马国际珠宝古玩城、工美大厦古玩城、亚运村古玩市场等,总计约30家,商品数量和经营品类较为庞杂,以玉石珠宝、瓷器、佛教器物、竹木牙角雕、票证邮币、书画等为主。

苑艺术品交易中心苑艺术品交易中心

  2013年至今,随着国内经济发展速度放缓,反腐倡廉政策的大力实施,在经济、政治、文化三重生态的共同作用下,艺术市场呈现“去泡沫化”的趋势,古玩经营业随即步入调整期。

  2015年2月10日,中央领导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九次会议上首次提出要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因为“作为一个有13亿人口大国的首都,不应承担也没有足够的能力承担过多的功能”。此后,“非首都功能”入选《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2016)》十大新词。

  北京市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按照严格控制增量,有序疏解存量,对不符合首都城市战略定位的功能和产业,逐一列出清单,拿出具体方案,尽快组织实施,确保取得实质性进展。未来5年里,北京市将通过“禁、关、控、转、调”5种方式来完成疏解非首都功能目标。

  按政策解读,一些古玩市场就属于需要疏解的“区域性专业市场等部分服务行业”。2015年以来,潘家园、报国寺、雅宝路等传统区域性市场陆续进行清退转型。据了解,2017年北京将疏解数量提升至120个市场,其中包括十里河天娇文化城等古玩市场。

  去年对潘家园旧货市场1009户商户进行疏解工作后,今年轮到了天娇文化城。据悉,许多商户在此经营了近10年。卖猛犸象牙的张老板说,自2007年市场成立后,他便在此驻扎,多年来积累了不少回头客,“这几天好多人来加微信,希望以后还能联系。”有的店员则表示,市场拆迁对他们影响并不大,她会被分配到北京其他的分店继续工作。

  记者看到,不少商户在摊位前贴出了电话和微信二维码。对于天娇文化城的闭市,有的商家表示很惋惜:“相比潘家园来说,由于这里商品比较多,不局限于文玩收藏,还有花鸟鱼虫,因此客流量大,形成了较为固定且极具规模的消费圈。”

  非首都功能疏解工作针对的是较为杂乱的地摊式市场,该政策对于档次较高、处于室内的古玩商铺影响并不大。然而,源于古玩市场内部的业态调整与非首都功能疏解工作“不谋而合”,在业内引起了连锁反应式的震荡。

闭市前的天娇文化城内闭市前的天娇文化城内

  洗牌之忧

  潘家园与十里河附近堪称北京最密集的古玩商圈,分布有北京古玩城(A、B两座)、天雅古玩城、潘家园市场、程田古玩城、天娇文化城、雅园古玩市场等十几家不同层次的市场,而每一家都具有相当规模,但即便如此,新的商家仍在不断入驻,几近饱和。在近年市场颓势的压力下,不少古玩城不得不调整经营策略,从租金优惠到业态调整。

天雅古玩城商铺天雅古玩城商铺

  近期,3.3万平方米的亮马国际珠宝古玩城在经营近5年之后首次出现调整。四层已经清退全部原有的古玩业态,转型为写字楼,一些文化传媒、医疗美容、物业管理、网络科技等领域机构已经入驻。建筑面积近11万平方米的国粹苑已经全权托管给一家孵化器企业,可能完全放弃古玩市场经营业态转向写字楼,并且A座部分已有公司陆续入驻。天雅古玩城和北京古玩城则延长开放时间,并在租金上给予优惠政策。

  中国收藏家协会文玩收藏委员会秘书长刘伟表示,整体来看,目前北京的古玩市场较为低迷,市场进入洗牌阶段,将会淘汰一批低端、不专业的从业者。

  对于这种现象,北京市工商联收藏品行业商会秘书长陈鹏分析道:“市场环境不好,转型也是无奈之举,这是行业内的普遍现象。在大潮涨的时候都觉得挺繁荣,当潮水退去的时候会发现问题重重。这种大形势下的转型自救,是目前摆在所有古玩城面前的一个共同问题。同时,古玩城投资过剩,必须要有所淘汰。这种淘汰包括关门、转型,还包括其他方式,大家都在寻找自己的出路。”

  天雅古玩城副总经理汪琳梅表示,业态调整、市场重新洗牌首先考虑到诚信问题,部分商家在这方面做得不是很到位。“比如地摊式销售方式流动性较大,在产品销售后容易产生纠纷。淘汰掉这部分较为零散、流动性大、信誉不高的商家对文化产业的梳理很有必要。特别是对艺术品来说,因为涉及真伪问题,所以诚信就显得尤为重要,相对来说流动性大的商户在诚信方面就很难保证,他们的诚信成本几乎为零。而正规稳定的商铺就不一样,诚信方面投入的成本很大。大家都想用便宜的价钱买到好的东西,往往是这种逐利心理,一旦受到伤害就对市场失去信心了。”她认为,之前市场发展太快了,不可避免地出现一些问题。现在对部分不规范市场的淘汰及梳理,对这个行业会起到很好的推动作用。

  市场之冷

  天娇文化城闭市的消息公开后,对面的雅园古玩市场摊位立即爆满,以致现在北京的古玩市场几乎没有空缺的摊位了。不少业内人士表示,高端层面的古玩市场成交情况还是很可观的,只是普通货走得比较慢。

  记者走访期间,发现很多古玩城内少有人员走动,有些商铺甚至大门紧锁。经营品类从狭义上的古董逐渐被现代工艺品取代,高端玉石珠宝占据很大的比例,旧物淘宝的收藏方式已经逐渐消失。也有观点认为,在中央反腐的强压态势下,古玩市场中占很大比重的公款消费、礼品市场几乎消失,这对古玩市场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

  草木间茶空间创始人蔡雪滨认为,令古玩市场受影响的第一是大环境,第二是造假集团,第三就是炒作。前两年炒得已经没有底线了。不少人收藏古玩还是用于投资,而非提高生活品质,喜欢也只是停留在它的价格体系上。文玩市场存在的恶性竞争以及市场趋于饱和是文玩市场转型的最重要原因。“去年市场特别不好,很多商户不开张,也有很多做不下去的。成交量、成交额都在下降,但不排除个别现象。极个别的品类成交很好,但市场整体不好。今年开始感觉略有好转,现在玩古玩的藏家都非常年轻且品位很高。市场不好,大家花钱都比较谨慎,现在就是理性的钱会找理性的人买理性的东西,这是一个良性的循环,坚持下来的人会成为新一轮的赢家。”

  “有一定影响,但也不是太大。”潘家园古玩市场资深经营者郝女士透露, “现在主要是整体大环境不好,市场缺乏资金,处于缓冲阶段,但是市场比以前更加理性,没那么盲目了。以前潘家园有些摊位每天的流水就有十几万元,普通的摊位也能有三四万元,后来一下子租金就贵了。以前潘家园确实能淘到好东西,现在大家是以出货为主,出货的总量虽然上去了,但是总成交额下来了,和以前对比来讲市场是挺惨的。但好东西早晚都会升值,古玩这个行业本身就是‘开张吃三年’的事。现在,在物质水平极度丰富的情况下,即便大家觉得赚得少、存不下什么钱,但生活的品质提高了,以前不会买的东西现在都会买,总要添置些贵重的物品。并且现在藏家们都很挑剔,即便企业缺钱,对于这些高端古玩,该买的一样都不会少。”

  大家都说行情不好,但有的人生意还是不错的。今年春节前盖先生从国外拍回一件漂亮的珐琅彩,卖了几十万元,但是人家转手就卖了1000多万元。他告诉记者,不少朋友在国外买来青铜器回国后就赚钱,卖得很好。“在大家看来,几千块、几万块钱已经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了。现在多数企业很有钱,愿意在这方面花钱。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玩这些东西,而且政策也支持。”

  盖先生认为,做古玩这行必须要理性。他说:“前几年买的普通货,现在都在掉价。大家急于出货,他降价你不降价,你就没有流水,资金无法运转就没办法再进新货。而且现在淘宝网不让上拍,古玩店卖货就少很多了,以前普通货都是从网上出货,现在只能店面或是微信出货,但是微信拍卖又不能长期做,一段时间后就饱和了。现在的市场是老的东西卖不过新的东西,老的东西市场价格特别透明,利润低,新的东西利润空间更大。比如前两年流行的蜜蜡非常暴利,有的假的成本就十块八块,利润高达千元。”

  蔡雪滨也表示,现在玩新东西的人通常都在吃“大锅饭”,他们在制作产品时通常要考虑节约成本,而这种商品只有形,没有神。“几百年前的物件儿留有的年代气息,是现代仿品无法具有的。以前的东西具有匠人精神,而现在量产的商品考虑成本等受诸多因素限制,达到的艺术水准不同。”

  喜欢文玩的逐渐追求高端,但高端产品不是每家商户都有,文玩市场上大部分商家的货源相对大众,这让文玩市场流失了一部分玩家。汪琳梅说:“现在收藏这个群体呈现年轻化趋势,经营者、收藏者都越来越年轻,这个行业里,‘90后’‘80后’已经做得很好,他们都有其独特的经营方式。商户在不断发展,他们需要更多交流的空间去做自己的品牌。也不能说都做高端的,收藏是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还要给刚刚起步的收藏家们一个机会,慢慢培养客户。”

  汪琳梅表示:“真正好的东西是不愁卖的,目前市场存在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产品同质化,在哪里都可以买到同样的东西,中低端货品太多,具有唯一性且不可复制的东西是稀缺。所以商家一定要做出自己的特色,于市场不断变化中找到自己的定位,顾客是不断进步的,如果你没有特色,一成不变,客户就会流失。古玩城也是一样,如何提升自身,如何做到专业化、品牌化,留住客户,是每位经营者与管理者需要认真思考的。”

  消费者也分不同的人群,消费人群的缺失,对经营者就是一个考验。现在市场大规模洗牌,就看谁的基础好、根基深。汪琳梅告诉记者:“每个古玩城的性质或有不同,有些古玩城中的商家是从二房东手中租到的铺位,他的经营压力就很大,二房东的目的主要就是赚取租金,商户生意的好坏与其关系不大。像我们和商家的利益是捆绑在一起的,商户有压力,我们的压力会更大。我们是为商户配套服务的,天雅十层的美术馆、多功能厅,会定期举办系列讲座、展览等,都是在为商户提供平台,让他们有稳定性和归属感。”

  应对之策

  目前,古玩行业中会所模式及微信拍卖受到越来越多人的认可,并且有些商户将两者结合经营,取得了不错的成效。草木间茶空间位于天雅古玩城九层,是一间中式文人茶空间,装饰风格时尚复古,个性化极强,与其他经营品类专一的商户不同,其收藏各种精美古茶器及文玩雅件,充分展现古玩与现代生活相结合的雅趣,打造闲适而又精致的生活方式。每一件器物都有自己的个性,放在一起又很协调,无一不体现着生活美学。虽然屋里很多陈设品都是古董级别的物件儿,但同时又具有实用性。正如它的主人蔡雪滨所说:“东西是要用的。”蔡雪滨收藏的品类很多,茶具、香具、瓷器、花器、家具、摄影作品等均有涉及,“只要好看就行。古董之所以诞生其实都是有它的历史意义,也都是具有使用价值的,是为了空间而来,使生活更为雅致。”

  现在,草木间茶空间目前每天都要进行微信拍卖,并在天雅地下一层设有专业的摄影工作室。记者走访期间,蔡雪滨和工作室成员正在拆卸刚从日本寄来的物件儿,以小件花器为主,这便是他们当天的微拍产品。蔡雪滨告诉记者,做微拍很重要的是商品整合,如果产品单一化,非常容易饱和。“朋友圈人数基本是固定的,看你怎么做。我每天上拍的东西都不一样,只要你想玩,就会有新鲜的东西,我的粉丝也在持续上升,新、老客户一直支持。偶尔有客户来店里,会有较大数额的成交。原来淘货的时候竞争对手很少,我看出好别人看不出,价钱就便宜。现在大家看得都很清楚,不仅东西少了,价钱还高了。从前年开始生意不好,我便开始做微信拍卖,这期间一直没有间断,不能说做得有多好,但基本上可以生活下去。最好的时候有单品成交十几元、二十万元的,更多是几百块、几千块的。”

  微信拍卖的货品以中低端为主,大额拍品还是在店里成交。汪琳梅表示,互联网时代出现各种新颖的经营手段,其实都只是一个销售的工具。网络拍卖的确可以拉近与顾客之间的距离,如果还想更深层次地接触还需要去实体体验,体验非常重要,这和网络中是不一样的。艺术品还是需要亲身体验,不能完全通过某种工具去体验。

  此外,不仅古玩经营方式多样化,经营者也愈趋多元化,跨界经营正成为亮点。据了解,古玩城内有商家以前是做红酒的,现在跨界到珠宝设计,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案例,其设计作品在市场中颇受欢迎,往往是还没有曝光就已经出售了。现在像这种跨界的很多,各自成为独立品牌。

  汪琳梅对天雅的定位是“开放式的会所”,她认为市场不好的时候正是大家沉下心修炼内功的时候,互相交流、资源共享也很重要。记者了解到,其实天雅很多商家在网络上已经完成部分销售,客户过来大多是实体体验,一起喝茶聊天、互相交流学习。汪琳梅认为:“以前的会所是封闭的,是小范围朋友圈内的交流,而现在天雅是开放的,随时欢迎不同的朋友来体验。还有在经营时间上要灵活掌握,如果是朝九晚五,在大家工作的时间,就会有诸多限制。我们市场管理者需要站在商户的角度想商户经营需要怎样去做。很多商家深藏不露,他们也是从爱好收藏开始,他们的知识量是足够的,我经常鼓励他们去电视台做讲座,将自己的亲身经历毫无保留地和大家分享,最重要的是他们对物品是有感情表达的。以前市场火爆,大家几乎各自顾着自己的生意,也没有时间在一起交流,而现在这个时间阶段,生意没有以前好做,余下来的时间就需要大家多学习、多交流,静下来修炼内功,提升自身。坐下来相互学习,整合资源,分享各自的经验。”

  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最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让文物活起来”是“十三五”规划的一篇大文章,并肯定了文物市场、民间收藏和互联网平台的积极作用。政府层面的支持会使行业更为规范化发展。

  受访的专家认为,从非首都功能疏解来看,一些相对低端的古玩市场会面临清退或转型升级。从长远来看,盲目、跟风式的古玩市场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只有理性、规范化地运作,才能让古玩行业平稳发展。

  来源:艺市纵横(微信号-yishizongheng)

more 艺术品售卖专区